主页 > 汽车资讯 > 乡村学校中层不能“贫血”也不能“满血”-中新网
乡村学校中层不能“贫血”也不能“满血”-中新网

  基层回声

  同时,笔者认为,在学校层面更要减少管理层级,推行扁平化的学校治理模式,在涉及教师切身利益时增加工作透明度,完善信息公开,推行民主治校,不搞一言堂和暗箱操作,杜绝利益“截流”。充分发挥导向作用,让广大教师真正以教学为主业,以“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为事业上的终极追求,教师专业技术职称评定和考核等也应进一步加大教学业绩和教学成果的权重,相应缩减学校行政及其他辅助工作业绩和证书的权重。

  看了7月10日《中国青年报》教育圆桌版文章《乡村基层教师缘何不愿应聘中层》之后,笔者与同事们讨论起来。大家普遍都觉得学校中层是块“香饽饽”,许多人抢都抢不到,想被聘而不可得,怎么会有教师不愿应聘呢?这与大家的观感出现了较大的偏差。后来,又细细剖析,才觉得这样的事也有一定存在的道理,肯定是一些规模较小的学校才会出现这种现象,稍微有点规模和架子的学校里中层都是“满血”的存在,以至于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为此,笔者建议,教育行政部门应致力于为学校减负,杜绝形式主义泛滥,减少与教育教学无关的各种评比检查考核,严格规范检查项目,不影响或干扰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使学校在应付上级时少一些工作量,少安排一些人来做这样的活儿,避免无所谓的无效劳动,使那些小学校能够真正以教学为主业,不视“中层”工作为畏途,而能将学校管理工作作为锻炼人和提高人的一个途径,能够从教师中间发现从事教育管理的好苗子进行培养。

  大概如此,中层与一线的关系才能更加和谐,才不会互相误会和猜疑,乡村学校中层作为教学与管理的桥梁、教师事业发展的一个侧面,才能既不“贫血”也不会“满血”,回归其本来面目。

  (作者为基层教师)

  拿教师职称评审举例来说,某个教师有一个教学比赛或教学荣誉证书,而一个后勤人员可能拿出一撂子安全工作先进个人、优秀信息员、监考工作先进个人等各类证书,在计分核算时应当让一个教学比赛或教学荣誉证书在评审计分时胜过后面所列的一撂子证书才是正常的,才是教师职称评审的应有之义。

  与之相反,一旦学校有了规模,上了档次,或者具有了教育管理的职能成了乡镇总校之类的机构,中层就成了喷香的“饽饽”了。随着层级的复杂化、荣誉利益的分配也就拐了几个弯,许多难以名状的好处也就随之而来,在这些方面,中层就能够起到相应的“截流”“加持”作用了。一方面,行政教辅人员日益庞大,有了忙闲新老的分界,有些人就能摆老资格、占闲职、要闲差,为此轻松一些的中层职位就增多了。另一方面,各项荣誉分配的不透明度也增加了,一些荣誉评选、职称评定中的“潜规则”就浮现出来,一些中层就能够以各种名义优先于一线教师获取荣誉,为自己将来的职称评聘加码助力。比之于有些小学校中层职位的“贫血”,这里的中层可谓是“满血”热捧了。

  乡村学校中层不能“贫血”也不能“满血”

  余可言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苏亦瑜】

  当然,从学校中层的利益上来说,做了工作,其利益也应该得以保障。其享受岗位津贴也是正常的,但要严格按照国家倡导的学校行政教辅后勤人员比例数量来进行规范,还要区分专职与兼职。学校领导的岗位津贴在许多地方寒了一线教师的心,就在于大家都认为绩效工资成了“官”效工资,大小是个“官儿”就能拿起刀来先切绩效工资这个“蛋糕”。

  笔者更建议,从国家层面上出台类似于班主任津贴的政策,对学校管理岗位加以明确细化的规范,限岗数限人数限钱数,不能让各地各校再各自为政、任意发挥。

  一些基层小学校里,师资匮乏,本来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甚至几个坑,无论是年近退休的老教师,还是将要临盆的女教师,都要在岗位上拼搏,自然作为学校中层也没有什么特殊利益。而且,越是规模小的学校,人际关系上黏合度高、荣誉利益等的分配上透明度也高,层级是垂直的,没有多少暗箱操作的空间。因此,中层经常费力不讨好,两头受气,工作量多,压力大,还没有办法为自己争取相应的利益和荣誉。这样,不愿意做中层,也情有可原。小学校的中层职位出现“贫血”式的冷遇,不足为怪。

  另外,要压缩那些规模较大的基层学校行政教辅人员的比例和数量,缩小乡镇总校等教育管理机构的规模,腾出编制和人手来,把更多的师资充实到教学一线。要防止出现教课不好就监管一线教课老师的“笑话”,占用教师编制却不教课,还有权力对一线教师动辄说三道四评价考核,要避免“婆婆多了瞎指挥”,因人设岗,而使这些“人”为了凸显存在感而硬生生地造“事”的恶习。不能动不动就“教而优则仕”,不能让学校中层管理岗位成为大多数教师“向往的生活”,以之作为教师进阶捷径,众人热捧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