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新闻 > 摄影好书|无所事事的是摄影师还是街头的人们
摄影好书|无所事事的是摄影师还是街头的人们

  索尔·雷特是谁?作为一名到八十多岁才被摄影圈所发掘的一颗“新星”,雷特对于成功、出名,都不太感冒。他的朋友亨利·沃尔夫(Henry Wolf 时任时尚芭莎/Vogue的艺术总监)说过雷特有一种对机会无动于衷的天赋。如此佛系的态度,他对摄影有着什么样的理解?为什么他没有选择世人认为的“本来可以成就一番事业”?若是雷特的彩色照片成名尚早,那这个“彩色摄影之父”的桂冠是否会易主?

  “I have a great respect for people who do nothing.”——在雷特的照片当中充斥着他自己所描述的“无所事事”和朦胧感。索尔·雷特大多数照片中的人们虽看不清脸庞,但好似都散发着由内而外的淡然和逍遥,在某种程度上映射了他自己的真实喜好和人生态度。

  索尔·雷特,1923年出身于一个犹太教家庭,父亲是犹太教著名学者,家中绝大部分的亲戚皆为犹太教教徒,家里本意要将雷特培养成犹太教拉比。然而,雷特却毅然放弃了神学院的学习,全然背叛家庭传统,转而去纽约学习绘画,立志成为一名画家。在雷特还小的时候,他的妈妈就给过他一台相机。后来在一次观看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摄影展后雷特大受启发,走上了摄影的道路。

  雷特早期拍摄的一系列街头摄影引起了各大时尚杂志主编的注意,为了生计他开始从事商业摄影,曾为《LIFE》《VOGUE》《BAZAAR》等主流时尚杂志拍摄照片。但在工作之余,他的拍摄全然发自内心,热爱去捕捉那些擦肩而过的独属于他个人的生命中的“过客”,模糊而隐秘,孤独中带着疏离。在这本书中我们不难发现,雷特喜好在雨雪天气出门拍照。并且在那个黑白摄影才配称之为“艺术”的五六十年代,雷特却非常大胆地踏入彩色摄影。作为一个直到80多岁才被世人发现的摄影大师,雷特比被誉为“彩色摄影之父”的威廉·爱格斯顿(William Eggleston)早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就开始拍摄彩色摄影。无法想象若是雷特的彩色照片成名尚早,那这个“彩色摄影之父”的桂冠是否会易主?又或许整个摄影史的历程是否有可能被更改?

  “一张窗户上洒满雨滴的照片比一张名人的照片更能吸引我”,作为一名到八十多岁才被摄影圈所发掘的一颗“新星”,雷特对于成功、出名,都不太感冒。他的朋友亨利曾说,雷特有一种对机会无动于衷的天赋。他年轻时也曾收到《人类一家》的拍摄邀请,在亨利看来,本可以成就一番事业,但是雷特却选择回家喝着咖啡,望着窗外的风景,继续做着自己喜欢的街头摄影。从本质上来说,或许雷特自身也正是那个“无所事事”之人。从他照片的拍摄角度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推导出在拍摄的瞬间,他应当“恰好”坐在一个咖啡厅中喝着咖啡,1186香港马免费冷料!温暖而舒适——当他关注到窗外风雨里匆匆而过的人们的时候,他不慌不忙地拿起相机,然后对他们按下了快门。

  他对于成功的态度是回避的,并且他在书中甚至庆幸自己的不成功和不被注意,“I spent a great deal of my life being ignored, I was always very happy that way. Being ignored is a great privilege”。他也曾坦言道,“不是我不想让自己的作品得到赏识,而是出于某种原因,也许是因为我父亲几乎对我做的一切事情都不赞成。在我内心深处某个隐秘的地方,有一种逃避成功的欲望。”这样的话语看着未免让人唏嘘,但也许正是因为他长期的不被关注,他才能拍出这样的照片。

  在雷特的镜头下,在曼哈顿、香港马会2020开奖结果历史杳!纽约、巴黎这样繁华又纷扰的大都市里,人们是如此的静谧又安详,或许这也正体现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意趣。雷特说: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着急。合上书页,“All about Saul Leiter”,也许不由得要想想:人们特别认真对待的很多事儿,其实并不值得被这么认真的对待;人们认为特别重要的很多事儿,也并不是真的那么重要……